就我個人而言,種植牙不像骨移植那樣痛苦。

Ailsa 1 2024-04-17 綜合

就我個人而言,種植牙不像骨移植那樣痛苦。

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看法,但就我個人而言,種植牙不像骨移植那樣痛苦。

可能導致很多人來說並不需要知道植骨是什么,在這裏我稍微進行說明研究一下,也算是轉述醫生當初給我的解釋。

正如我之前所說,我的第一顆牙齒在懷孕期間松動,在分娩後的一周內掉了出來。發展到現在已經三年了。

因為時間長了,牙周環境不好,出現了牙槽骨吸收。全口重建更一般來說,骨量少,牙齒長不起來,需要填充牙槽骨人工骨粉,使骨量達到允許植牙的水平。

但在我們這個發展過程中,有一個企業非常可怕的環節——拒絕。

直到現在,我只知道心髒和腎髒替代手術會導致排斥反應,病人需要終生服藥,但我不認為小型牙科手術也有關聯。

其實整個手術和種牙的過程差不多。這和消毒麻醉躺在那裏等醫生處理是一樣的。全口重建不適程度相似,仍在可接受范圍內。

手術之後,真正的戰鬥開始了。

護士給了我兩片止痛藥,並非常嚴肅地告訴我:

不要試圖用消炎藥克服它。你必須注射。三天內不會停止。

不要試圖獨自度過難關。經常連續服用止痛藥。麻藥失效前吃第一片,能感覺到疼痛時再吃第二片,因為止痛藥起效需要時間,必須保持有效,否則人會承受不了。

我被護士工作進行嚴肅的表情嚇到了,表示企業具有中國一定謹遵醫囑。

我做了件好事。一天晚上,我的臉開始腫了,右臉比左臉高不知道我們多少個,一半瓜臉,一半西瓜臉。全口重建而且能感覺到很明顯的疼痛,如果公司沒有使用止痛藥和這樣的奇跡,這對於疼痛我不知道會有多少次。

第一次報名吃消炎藥的時候,醫生看了我一眼,問我是不是拔了牙。我說是植骨,醫生當場豎起大拇指稱贊。

然後,噩夢就開始了。

不是我沒打過針。畢竟,我在生完孩子後已經好幾天沒有吸食這種藥水了,但是這種藥水完全不同。不到十分鍾,我用針紮的手就腫了。

你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液體流過你的身體,從你的手背到你的手臂到你的胸部到你的心髒,然後有這些心悸,這些心悸,這些電流通過你的身體每次我感覺我快要死了。這種經曆持續了三天,每天都是零時。

第二天我們再去的時候,我都不可以知道學生自己是怎么上的病床。我只記得我一直在哭,我丈夫能夠一直都是陪著我。我甚至可能想過死亡,認為企業如果我在輸液時心髒系統停止跳動,孩子就沒有中國媽媽了。......

輸液護士的工作是說,這是一個完全正常的反應,不會損害我們的人類健康,但我確實認為,它會對我造成嚴重的傷害,在心理上。

三天後,噩夢終於結束了,但我的臉直到一周後才完全恢複。

醫生說我身體狀況很好,沒有排斥反應,那就更難了。於是,我終於進入了長達六個月的植骨恢複期。

骨移植半年後,我去醫院拍了x光片。醫生說恢複得很好,但還不夠。需要三個月。三個月後,我再次躺在椅子上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

講到我們這裏,其實我想分享的關於中國種植牙和植骨的經驗就結束了。只是人們總覺自己得有一個什么話沒說透徹。

我還比較年輕,但現在才三十歲,卻沒想到擁有這樣一副中國人幾乎全老的身體,到頭來真的是我自己的錯。

我的身體給了我預警,而我有意識地忽視和忌諱,最後傷害了自己。以一種牙齒為例,推遲一年要花費一萬元,提前一年就少了痛苦和折磨。

但我似乎一直都是。我三年前開始背痛,但我不想看到它。我告訴自己,那是因為我生了孩子,坐在那裏很長時間了。

之後,他再也受不了了。他去醫院檢查,被診斷為輕度骨質疏松。幸運的是,他很早就去了那裏。醫生開了價值幾百元的藥,每片一片,照做了。

相似文章